教育是實現人才國際化的關鍵 — 專訪中加學校董事長彭建華博士
記者:曹爾寅彭杏月 編輯:曹爾寅
攝影:董德設計:孫星

彭建華,加籍華人,加拿大加皇國際教育集團法人,中加國際學校董事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亞太區名譽理事。1951年生于香港,加拿大滑鐵盧大學計算機工程專業,曾獲“英女皇50年登基金勛章”、慈善事業“金楓葉獎”、北京市政府“長城友誼獎”。1997年起,在中加兩國政府支持下,創辦18所中加國際學校,開創中外合作辦學先河。
 
早年與加拿大結緣
早在20世紀60年代,十幾歲的彭建華踏上了前往加拿大的求學之路,在加拿大讀完高中,他進入到滑鐵盧大學修讀計算機工程專業。彭建華表示,之所以會選擇出國是因為當時香港只有一所大學(香港大學),“香港學生上大學可以說比內地生考北大還要難。”
彭建華表示,上大學最重要的是追求更先進的知識,而當時香港大學雖然有一些較好的學科(比如醫學,法律),但整體還存在滯后性。當時香港大學還沒有計算機工程和計算機設計之類的專業,而加拿大卻在這一領域遙遙領先。彭建華說:“很多人提起創新就會想到美國硅谷,但他們不知道硅谷很多創新產品很大一部分源自加拿大大學的研究。”
 
人才本土化——企業本土化的第一步
1973年,彭建華畢業回到香港進入貿易行業,隨著內地改革開放,市場逐步放開,許多香港企業開始向內地轉移,彭建華的企業也不例外。
“我們在1978年就進入到中國內地,不光做貿易,也做實業,建工廠。”一開始主要是以制衣業為主,也就是將布匹送到內地加工,再將成衣通過香港出口到全世界。但隨著企業的規模越來越大,彭建華遇到了人才短缺的瓶頸。
“我們當時有38個工廠,有三到四萬工人,而這三、四萬人,最多的時候需要500到600位專業人士進行培訓。”顯然,總向國外“借用”人才不是長久之計,不僅開支龐大,也不利于企業本土化發展。于是,彭建華為實現管理人才“本土化”,開始培訓內地的中層管理人員。
1983年,彭建華的培訓計劃取得了初步成效,他的企業可以完全由內地的中層管理人員運營,但他沒有止步于此。高層管理人員本土化的愿景也已經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高層管理人員的本地化面對的不光是生產制作層面的事情,還要面對如何國際化的問題,這包括如何和世界不同國家的人打交道,怎么樣理解企業在全球金融中的運作等等。為了培訓這些“高精尖人才”,彭建華邀請國外一些大學的講師給企業高層人員做培訓。雖然培訓前期投資巨大,時間成本也較高,但也給彭建華企業在內地的長遠發展打了一劑強心針。談及這個成就,彭建華不無自豪的說:“這是我們在改革開放中的一次自我改革。
 
中外合作辦學:教育改革新模式
對企業的本土化人才培訓讓彭建華深刻感受到,中國企業要發展,離不開國際化的人才。然而,國內人才市場很難招到合適的人。
“中國的改革開放的成功在于經濟改革,但如果中國經濟要“更上一層樓就要進行教育改革。”彭建華告訴《留學》,中國亟需技術性人才,但這樣的人才不好找,即使找到了,也要送到國外去培訓,既耗時又耗力。如果能夠在內地建立一所國際化的高中,將中國基礎教育和西方職業教育融合在一起,培養學生的國際視野和技能,這不僅能解決中國國際人才緊缺的問題,從整個社會的發展來看,也有著1+1>2的效果。
1994年4月,加拿大總理克里蒂安率商會訪華,彭建華作為商會人員隨行參訪,利用這次機會,他向中國政府方面提出了合作辦學的想法并得到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教育委員會主任李鵬的肯定。于是在中加兩國政府的推動下,中外合作辦學項目被正式提上議程1995年1月26日,中國國家教委發布了《中外合作辦學暫行規定》,將中外合作辦學列為中國教育對外交流與合作的重要形式1997年3月,第一所中國與加拿大合作的學校——北京中加學校正式成立,首批招收國內外學生共230名。從2000年第一屆畢業生開始,北京中加學校的畢業典禮都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這也是這所帶有里程碑性質的中外合作學校所享有的高規格待遇之一。
 
培養21世紀國際化人才:用“IDEALS"式量化標準
從早年創業培訓開始,彭建華深刻意識到:培養國際人才,實現人才本土化,對未來中國的發展至關重要。而培養合格的人才,僅僅提供優質的教育資源還不夠,必須提升學生的道德標準。什么道德標準呢?彭建華結合圓方組織六大理念給出了一個詞“IDEALS"。將這個詞拆開,每個字母就是一個獨立的量化標準。
I即“INTERNATIONAL”代表國際理解,學生不僅要英語好,還要有文化理解能力,了解他國韻文化,也就具備了國際理解力,才能真正走出去,成為國際化人才。
D是“DEMOERACY”代表民主,這個民主不是觀點,而是一種民主意識,未來的人才要懂得求同存異,學會接納不同,學會溝通和理解,努力達成共識。
E是“ENVIRONMENT”,即環保,環保意識的中心是可持續性發展,教育學生如何愛護環境、循環利用資源,對社會的發展有積極意義。
A是“ADVENTURE”,冒險的精髓在于做好準備,培養學生制定計劃的習慣,在挑戰前,做好準備工作,合理評估風險,才能百無一失。
L是“LEADERSHIP”,每個人都想做領導,但是如何定位自己,如何設立目標,如何領導團隊取得成功,這是教育要培養學生的一種能力。
S是“SERVICE”,指的是服務意識,即“我為人人,人人為我”,一個人不管在校學了多少知識,必定要回饋于社會,懂得關心他人,奉獻自己,社會就會更加和諧。將這六個字母拼在一起,21世紀人才具備的道德標準就完整了。
彭建華認為,未來教育的真正所在,是培養學生具備這套標準。人才學識的高低拉不開我國與發達國家教育水平的差距,道德才是一個重要的衡量尺度。“有了這套標準,學生無論走到世界的哪里,都會底氣十足.因為他與國外的學生是零差距的,他的道德水平,內涵修養都不輸別人。”
 
將國外高水平職業教育,融入中國本土高中教育
早年的留學經歷,讓彭建華認識到職業教育的重要性。彭建華表示,國外的學生在完成職業教育兩年課程取得專業證書后,既可以走向社會參加工作,成為專業人才,又可以在工作一段時間后,重返大學攻讀更高的學位。高中生畢業后也不用急著選大學,他們可以利用“gapyear”作為緩沖,考慮先就業還是先讀書,找到興趣所在,然后再回學校讀相關專業。這種教育的靈活性令彭建華感慨頗深:“先進的教育應該能適合不同人的需要,教育要為人而做,不是為制度而做。”
于是彭建華決定引入加拿大先進的教育理念,將國外高水平職業教育融人中國本土高中教育,彭建華希望兩種獨立的教育體制可以和諧地融合在一起。這也是北京中加學校的英文BeijingConcordCollegeofSino-Canada中“Concord"(和諧)一詞的出處。然而事情說來簡單,做起來不容易。為此,彭建華召集了中加教育領域的專家,花了一年多時間對兩種教育體系進行了研究。“中國的數理化生課程的難度比加拿大的要高,于是理科授課我們采取的是中方的體系。加拿大的人文學科較好,包括語言、社會科學,那我們就采用加拿大的人文課程。”
彭建華認為,課程融合,首先要把各自課程的優點融合在一起。例如,中國的高中沒有微積分等課程,但加拿大有,為了和國際接軌,就要增加微積分和概率的教學比重,為學生未來留學奠定基礎。中國課程中某些枯燥、難度較深的內容,就要“取其精華”。通過對課程的調整,學生有了更合理的時間分配,也減輕了負擔,不僅可以完成國內中學教學大綱的內容,也完成了加拿大教育的教學內容,一舉兩得。
 
北京中加學校在教學上的創新
彭建華一直希望,北京中加學校的教育可以突破常規,擁有一套獨特的教學模式,不僅幫助學生取得優異的成績,也能對其進行全方位培養。雙語教學、信息化教學和中加雙文憑是北京中加學校的顯著特點。
雙語數學法:北京中加學校的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地理等科目均采用雙語教學,學生在學習這些科目的同時,也能夠掌握運用英語的能力。除此之外,學校還在課后安排了兩堂純英文的課程,力求豐富學生課余文化生活,同時教會他們活學活用。例如,在閱讀課上,老師不僅引導學生讀書,還會鼓勵學生去表演和演說。
此外,彭建華認為一個人能否擁有國際視野,能否與不同民族的人進行無障礙溝通,文化理解是關鍵。“我們中加學校很出名的是我們的小劇場,這里的表演都是由我們學生自編自導自演,劇本也是學生自己寫的。學生到了表演和演說的時候,他的英語能力就會自然而然體現出來,他們對別國文化的理解也會通過表演進一步加深。”
數學信息化:彭建華的教育團隊利用信息科技,創建了一套先進的教學系統,集教學、輔導和評估于一體。中加學校每一個教室都配備了擁有專利技術的智能白板,采用音像教學,學校還設有自己的教學信息系統,方便學生、老師、家長三方實時互動。老師將課件做好上傳,學生通過登錄系統,就可以提前瀏覽課件,做好預習工作,家長也能隨時掌握孩子的上課情況。當學生完成在線答題,師隨即進行評估,如果發現學生成績不理想,將給學生補課,力求當天問題當天解決。
“這不是以往的制度了,要考完試才知道學生學得怎么樣,我們有即時反饋系統,不合格的學生可是要接受強制性補課的。”彭建華說。通過實行這套教學系統,學生們的成績穩步上升。在2005年的滑鐵盧數學競賽中,中加學枝的學生有2人獲得金獎,30多人獲得優秀獎。
中加雙證文憑:北京中加學校的在校學生修滿中國課程的學分,可以參加內地規定的會考,成績合格后,會得到一張中國高中的畢業文憑。同時,學生按規定修滿加拿大課程,成績合格后,可獲得加拿大紐賓士域省教育部的畢業證。獲得雙學歷證書的學生具備了在中國和北美及英語國家攻讀世界一流大學的入學資格,這也相當于開通了在加拿大以及英語國家上大學的直通車。此外,學生可以利用加拿大的文憑,申請國外獎學金。因為很多獎學金都是不考慮國際學生的,而擁有加拿大高中的畢業證書就可以申請了。
北京中加學校的高中的課程也包含了AP課程,學生在校修讀AP課程獲得學分后,進入國外的大學可以少修部分課程,這樣,就節省了不少時間。不僅如此,彭建華還與國外多所大學建立了交流合作,學生可選擇2年高中+4年大學的直通車課程。引進來也要走出去。
目前在全國一共有18所中加學校,對于中加學校的發展,彭建華早已將目光投向了中國的二三線城市,他說:在工業4.O時代的背景下,很多大型的、有遠見的企業已經轉移到更適合發展工業的二、三線城市去了,這些企業搬過去,他們的高層管理人員及家屬子女也要過去,而現在二三絨城市的教育滿足不了他們的需求。所以我們中加學校搬過去了,這個社會效益就出來了,因為很多高級管理人員和海歸,看到當地有我們學校,對子女的教育就放心了,不用去北京、上海等一線大城市了。
“下一步,我們還要將教育辦到國外去。”彭建華信心十足地說。目前,迪拜已經納入到了中加學校未來的發展規劃上,學校在明年可能會建立起來。“中加學校的優勢是無縫對接。在迪拜讀我們的學校,學生回國也可以繼續學習。”
 
圖文編輯整理自于留學雜志
詳見《留學》2015年第20期134-137頁
楓華社轉錄再編輯

?